绿色种树-六十余年坚持,只为那个绿色的梦-泰坦尼克号沉没时间

  • 时间:

国际残疾人日

「看到小樹苗扒住了土,扎住了根,我這心裏就安穩了,就跟人穿衣服一樣,大山也穿上了綠色的衣裳,我這心裏真是舒坦啊。」李洪占感到由衷的開心。

「那個時候,全是荒山黃土,連棵草都沒有,樹是稀罕物,村裡面也只有李極錄家門口有兩棵柳樹,可寶貝了,都用土牆和木板把樹圍起來。」李洪占說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每到端午節,村裡有在門上插柳枝的習俗,李洪占只能跑到別的村子去折柳條……

「一個人做一件事並不難,難的是用一輩子把這一件事做好!」60年來,李洪占這樣說,也是這樣要求自己的,正因為如此,他的腳步踏遍了周邊的山山溝溝,鄉里有幾道山樑,有幾條溝壑,甚至在哪裡種了哪些樹,他都非常清楚。「種樹可是個技術活!」60多年的摸索中,李洪占早已成為十里八鄉有名的植樹專家。

「那個年代種樹苦是苦點,但我們都很有激情。」李洪占眯縫着眼睛說,當年作為村裡的護林員,每年一到春季,自己就開始忙了,「每天6點起床,扛着樹苗,拿起鐵鍬,帶點乾糧就出門植樹造林去了,直到太陽落山才回家,就跟幹部『上班』一樣。」而這個「班」一上就是63年,而且,他從未打算過「退休」。

一輩子精神不倒對於李洪占來說,樹已經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種樹已成為一種習慣,一種生活,更是一種精神!

「還要種,只要走得動不死就要種下去!」今年87歲的李洪占走路已經有點蹣跚了,但語氣中透露着那股子庄稼人的堅韌和執着。從20世紀60年代到今天,李洪佔用一把鋤頭、一副肩頭和一個甲子的時光種綠了蔡家堡的每一個山頭。而今,山已成林,樹已成蔭,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依然守望着大山,堅持着自己的夢想。

如今,馬蓮灘、郭家嶺、新泉溝等十余條溝溝岔岔都種上楊樹松柏,周邊的十幾面山坡栽滿了檸條沙棘。站在山頂上向下望去,好幾個山頭、溝壑中一片片草木茂盛、樹木林立。

去年年底因易地搬遷項目,后灣村搬遷到了條件優越的塘川鎮,原本以為老人可以歇歇了,可沒想到他已經規劃出了自己種樹的新路線。「以前是從山上往山下種,搬下去以後,我就從山下往山上種。」李洪占信心滿滿地規劃着。

(本報記者 萬瑪加)

一輩子初心不改后灣村地處湟水北岸淺腦山區,常年乾旱少雨罕見綠植。李洪占說,童年對家鄉記憶除了光禿禿的荒山和一年到頭肆虐的狂風,還有隨時都能遮日的揚沙,綠色實在是很難得的景緻。

「黑刺最好活,一棵引一棵就可以;檸條皮實,只要活了根就扎得深,鐵鍬都挖不動;柳樹、松樹不需要太多陽光,陰坡上長得最好;柏樹喜歡曬太陽,陽坡上才能栽得活。」經過長年累月和樹木打交道,李洪占對各種樹木的習性了如指掌。

剛開始那幾年,村子里很多人都不理解,都質疑在這荒廢了幾輩子的黃土坡上能把樹種活嗎?然而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李洪占的帶領下,村民們也紛紛開始跟着李洪佔一同在巷道兩旁、農田田埂栽上了樹苗。后灣村在不經意間悄然發生着變化,村民們慢慢看到了綠色,也看到了希望。

如今,昔日荒山早已披上了綠裝,但李洪占的腳步還沒有停止。在近幾年的植樹造林活動中,李洪占每次都會被邀請去進行指導,植樹過程中的挖坑深度、埋土厚度、如何填土、如何澆水等步驟都有着很大的學問,經過他指導后種下的樹成活率都很高。

春天育苗,夏天種樹,秋天補栽,冬天防火,李洪佔用他的兩條「泥腿子」一遍遍丈量着家鄉的山野。他的手上布滿了老繭、指甲縫裡塞滿了泥土,雙腳皴裂了一次又一次。60年間,在他的帶領下后灣村家家戶戶房前屋后、責任田、承包地、防風林、渠道邊,想辦法種上了柳樹、松柏、楊樹、雲杉、沙棘等林木。如今,他種的樹中,有的長到了幾十米高,很多樹已經可以當梁當柱了。

55歲的陳尚祥上小學時就開始跟着李洪占種樹了,他說:「剛拿得動鐵杴的時候,只要一到周末,我們就跟着李洪佔大爺把柳樹砍成一截一截,去大水溝里泡發,然後拿着苗子一棵棵種下去,這些年,種樹的方法都是他教給我們的,我到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呢。」

荒山禿嶺的家鄉讓23歲的李洪占萌發了種樹的念頭。而從種下第一棵樹開始,李洪占便將種樹當成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一年接一年為自己為家鄉種下綠色的希望。

「現在樹多了,空氣也好了,連睡覺都舒服了。」「看看山上的樹木,綠綠的實在是太美了。」感受到綠化帶來的變化,村民們讚不絕口。

一輩子執着不懈「我種了一輩子樹,往小了說是美化家鄉,往大了說這是造福子孫,就是這個信念讓我從未放棄植樹造林這個事情。」李洪占說。

他就是青海省海東市互助土族自治縣蔡家堡鄉后灣村原護林員李洪占,也被大傢伙稱作「種樹老人」。

「澆水下的苦最大了!」剛開始,澆水的事讓李洪占很是頭疼,為了及時給樹澆上水,他肩挑馬馱想盡了辦法,挖土窩存水,架子車拉水,實在不行自己挖水渠引水。

今日关键词:广州地铁发生塌陷